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土楼资讯 > 内容详请

福建土楼遗产保护与遗产地社区的可持续发展

时间:2015-09-07 22:55:44 分类:土楼资讯  阅读:1030次 收藏
转载:
近年来,当地社区作为遗产保护中重要的利益相关者,其作用已在世界遗产的申报、保护与管理中被给予越来越多的关注。今天我们介绍的这篇文章就以世界遗产福建土楼为例,探讨如何将遗产地传统社区积极纳入遗产保护与管理体系当中,使其获得文化、环境、经济、社会方面的可持续发展。文章虽写作于2012年,但文中提出的关注遗产地社区的观点对现今的遗产保护而言仍具有较强的启示性,在此推荐给各位。

“福建土楼”世界文化遗产概况

福建土楼是对广泛分布在福建省西南部内陆山区的,建于15至20世纪的大型夯土民居的总称,于2008年被公布为世界文化遗产,共包括龙岩市永定县初溪土楼群、洪坑土楼群、高北衍香楼、振福楼、衍香楼;漳州市南靖县田螺坑土楼群、河坑土楼群、怀远楼、和贵楼以及华安县大地土楼群等10处遗产地,共46座土楼。


“福建土楼”的遗产属性是丰富而多元的,除了作为特殊建筑类型之外,它还是见证和延续了我国“合族聚居”文化传统的活态遗产,以及代表了当地居民与自然环境的相互作用与和谐关系的文化景观。其遗产构成要素不仅有土楼建筑本身及其营造工艺,还应包括遗产地传统村落环境、农业景观、自然环境风水格局等环境要素,以及遗产地居民“聚族而居”的生活方式及理念、民俗文化及精神信仰和传统农业手工业生产方式等非物质要素。因此,“福建土楼”的遗产保护工作必须将作为土楼建造者、继承者、管理者和使用者的土楼居民及由他们组成的遗产地传统社区考虑在内。



“福建土楼”遗产地传统社区

(一)“福建土楼” 遗产地社区的概念界定


本文所定义的遗产地社区主要指“福建土楼”10处遗产地居民组成的传统社区,其社区成员大多属于同一家族;由于遗产地规模差异,遗产地社区既包括由一座土楼内同一家族数个家庭组成的小型社区(南靖县怀远楼、和贵楼等),也包括以土楼群为主体的传统村落居民组成的中到大型社区(永定县洪坑土楼群、南靖县河坑土楼群、华安县大地土楼群等)。


(二)“福建土楼”遗产地传统社区的特点


“福建土楼”遗产地社区虽属客家和福佬两个不同民系,但其先祖历史上都是由中原地区迁入,在开基创业、繁衍生息的过程中也面临着相似的自然和社会环境的挑战,因此,各遗产地社区具有一些共同的基本特征,包括:


1、社区以家族血缘关系为基本构成方式


为了适应险恶的自然和社会环境,土楼居民的祖先举族而迁,以和族聚居谋求安全和发展。因此,以土楼和土楼群为核心的传统聚居社区以家族血缘关系为社区基本构成方式。目前,10处遗产地社区均为血缘社区,其绝大多数社区成员属于同一家族。


2、社区内聚力较强,成员具有较高的社区认同感


各遗产地社区普遍保持着一定程度的家族整体意识,社区居民对共同的祖先和家园有着深厚的感情,对社区有较强的归属感,社区内部比较和睦团结。


3、社区文化中保留了很多传统元素


遗产地传统社区的文化一方面保留了中原传统的儒家风范,另一方面又融合了闽西南山区民俗文化的特征,形成了完整而丰富的体系,并得到了较好的保留传承,社区居民具有较强的文化自豪感,而“福建土楼”的成功申遗又在很大程度上增强了这种自豪感。


(三)传统社区对“福建土楼”遗产保护的意义


近年来,尊重社区诉求,鼓励社区参与成为遗产保护领域重要的理论发展趋势。针对“福建土楼”而言,传统社区在遗产保护中的意义主要体现在以下三方面:


1、遗产地传统社区居民是“福建土楼”遗产保护最重要的利益相关者


遗产地社区居民是“福建土楼”的产权拥有者、传承者、使用者和管理维护者,是遗产保护管理和展示利用工作中最直接、最活跃的利益相关者,他们的态度和行动,对遗产保存和延续有着重大意义。


2、遗产地传统社区生活是“福建土楼”遗产构成的重要组成部分


遗产地传统社区的物质与文化生活,涵盖了聚族而居、和谐统一的居住理念,耕读传家的生活方式,崇文重教的传统美德,进取开拓的精神风貌和丰富多彩的民俗活动,其本身就遗产的核心构成要素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3、遗产地传统社区对土楼的持续使用是遗产展示与阐释的重要途径


土楼是遗产地社区赖以生存的家园,社区的发展、演变也影响着土楼,二者之间持续、稳定的相互作用,是我们认识“福建土楼”世界文化遗产突出普遍价值和真实性、完整性的最重要的方式和渠道。


“福建土楼”遗产地传统社区现状及申遗对社区的影响

(一)福建土楼遗产地传统社区现状


目前,“福建土楼”10处遗产地均由其创建者家族居住,各社区人口均有一定规模,但社区间差异很大,有些遗产地人口凋敝甚至人去楼空,而有些遗产地则存在人口压力过大的问题;社区居民基本延续了传统的家族聚居方式,大部分传统生活理念、民间信仰和民俗活动得到了传承,但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变迁,相当一部分居民(特别是年轻人)倾向于搬出土楼;社区居民主要收入来源为传统农业生产、农副产品加工,很多年轻人外出打工,土楼旅游开展以后,部分社区居民开始积极参与以增加收入。


(二)成功申遗对“福建土楼”世界文化遗产带来的影响


2008年“福建土楼”成功申遗对遗产地的保护和管理有着多方面的影响。一方面, “福建土楼”在国际和国内的关注度显著增加,政府提高了保护力度加大了资金投入,相关产业得到发展,遗产地居民生活水平有所提高;另一方面,申遗成功也为土楼的保护带来了新的挑战,如游客数量激增;经济、社会发展加速对传统文化的冲击;部分土楼人口回流带来的新居住压力。申遗成功后地方政府的主要精力更多地集中于旅游开发,导致文物部门话语权相对减弱,而3县10处遗产地之间遗产保护和旅游发展工作缺乏统筹协调存在同质经营、恶性竞争,利益相关者之间矛盾激化等。

Snap1.jpg
图/2003-2011年永定、南靖、华安三县旅游人数变化情况(数据来源:南靖县文体广电新闻出版局、永定县文物局、华安县土楼管理委员会)

(三)成功申遗对遗产地传统社区造成的影响


1、人口变化


“福建土楼”的申遗成功直接导致了社区人口的变化,部分遗产地因环境整治及建设限制使得传统产业萎缩,社区活力减退,人口减少(如南靖县河坑土楼群);部分遗产地因土楼旅游的兴旺,居民收入增加,导致人口回流,带来住房和就业的压力(如南靖县和贵楼、怀远楼、田螺坑土楼群)。


2、日常生活


10处遗产地均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基础设施改造和环境整治,并鼓励传统民俗活动和民间艺术活动的开展,使得社区居民的生活条件及交通状况有所改善,业余文化生活更加丰富;但同时,日益增加的观光游客给社区特别是土楼内居民的日常生活带来不便,保护的限制措施也使得居民不能完全按照自己意愿改善生活条件,但政府给予的经济补偿却很少。


3、传统生产活动


大部分遗产地社区的传统农业生产得到了延续,但因劳动力流失、耕地面积减小等原因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萎缩,部分社区情况严重(如南靖县河坑土楼群);传统制茶业在部分遗产地得到了较好的延续和发展(如华安县大地土楼群);社区传统养殖业因遗产环境保护的需要基本被禁止,制烟、竹编等传统手工业受市场需求的影响及遗产保护工作的限制,已基本消失。


4、社区文化


成功申遗使遗产地居民的社区自豪感和文化认同感普遍增加,但旅游开发导致的商业文化的强势植入使社区居民行为和思想观念产生变化,对传统的社区行为规范造成冲击;日益激烈的商业竞争和个人收益差距的加大导致部分原有社区出现人群割裂和情感疏离,对和谐的社区氛围造成了不利影响。


5、社区经济


申遗成功后带来的旅游热潮对遗产地社区经济产生了很大影响。一方面,旅游业的发展使得当地社区居民中从事旅游服务业的人数相应增长,提高了居民收入,激发了社区活力;但另一方面因为缺乏有效的管理和引导,大量出现的摊位和铺面对遗产真实性和景观质量均造成了不良影响,产品缺乏特色、类型同质化;而且,由于相关制度不合理,社区在旅游收益分配中所占比例很小,居民对此普遍不满,甚至因此导致了居民与管理部门矛盾激化(如南靖县田螺坑土楼群)。

Snap2.jpg
图/2003-2010年永定县旅游业从业人数变化情况(数据来源:永定县文物局)
Snap3.jpg
图/南靖县田螺坑土楼群步云楼申遗前景观(摄影 贾玥)
Snap4.jpg
图/南靖县田螺坑土楼群步云楼申遗后景观(摄影 贾玥)

遗产地传统社区可持续发展——福建土楼遗产保护的基本策略

针对“福建土楼”遗产保护现存的问题,北京清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文化遗产保护研究所受福建省文物局委托编制了《福建土楼世界文化遗产保护总纲》,提出将实现遗产地传统社区的可持续发展作为“福建土楼”遗产保护的重要策略。


应积极地将传统社区纳入到遗产的保护、管理和展示利用工作体系当中,加强社区参与,尊重社区发展的实际需要和社区居民改善经济状况、提高社区生活品质的诉求,确保遗产地社区人口、社区环境、传统生产生活方式和社区文化的延续的同时,激发社区活力、增加社区收入和就业机会,形成一种“既能满足当代人需求,又不损害后代人满足自身需求的能力”的社区发展模式,实现遗产地传统社区的可持续性发展。要达到此目标,主要应做好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1、合理调控遗产地社区人口,保持社区人口构成


稳定、适宜的居住人口是遗产保护和社区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应根据遗产地和主要土楼的居住建筑容量对合理的居住人口数量进行测算,同时对空置房屋数量进行统计,作为遗产地人口管理的依据。对于人口规模明显高于合理数量的社区,应通过有效途径(另外选址开辟新的宅基地或通过控制房屋产权或使用权的合理置换等)进行人口疏散;对于人口规模远远小于合理数量,楼内失去了应有生活氛围,建筑的日常保养工作难以为继的土楼或遗产地,应采取资金、政策上的鼓励措施吸引原住民回流,或用于安置遗产地居住面积不足的其它居民。疏散人口的数量、方式、补偿政策等均应与社区共同协商决定;同时,应加强对外来人口控制,确保 “福建土楼”遗产地传统居民人口构成,以免遗产构成要素受到破坏。


2、提升社区生活质量


结合遗产保护和防护工程以及社区博物馆建设工作,进一步改善遗产地社区环境,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土楼内的基础设施;编制《传统民居修缮和改造指导手册》解答社区居民关心的改造住宅增大居住面积、改善通风采光条件、增加私密性、增置现代化卫浴设施等方面的疑问,为合理的建筑改造提供技术指导和资金支持,可先选择代表性土楼进行小范围试点,成功后继续推广。


3、加强遗产管理的社区参与


延续以“居民自治”为主的遗产地社区日常管理模式,由选举产生的村委会、宗族委员会(理事会)和土楼保护小组分别负责公共事务、宗族事务和土楼内日常事务的管理,并根据实际情况,选派社区代表参加对遗产地有重大影响的保护管理工作的会商;应在遗产地保护管理部门中设立专门负责人,与遗产地社区民众组织建立良好的沟通联系,及时通报遗产保护管理相关信息,各类规划及工程设计方案应提前公示,征求社区意见,对涉及遗产地社区利益的事务应与村委会、宗族委员会(理事会)等社区管理组织共同协商决定。


4、传承发展社区传统文化


将“福建土楼”遗产的保护及展示利用工作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社区传统文化的保存、集体记忆的延续及社区文化传承人及原住民的保留相结合;加强遗产地社区图书阅览室、社区文化展示传承场馆的建设,增强社区文化氛围;修缮恢复戏台等历史文化观演场所及有地方特色和集体记忆的文化空间,并通过资料征集、陈列展览、多媒体演示及遗产价值和保护的宣传教育活动,普及相关知识和理念,增强遗产地居民对自身文化的认同感和自豪感,引导居民自觉参与遗产保护,从事传统生产生活和文化传承。


5、发展社区经济,合理分配收益


保护和延续遗产地传统农业和手工业生产,恢复因不当干预导致衰退甚至消失的遗产地传统产业;借助“福建土楼”遗产保护和展示利用工作的开展,鼓励遗产地居民对社区传统产业结构进行调整和发展,并拓展新的产业类型,如农副产品深加工(如茶叶深加工)、特色手工艺品的设计制作、传统民俗表演等;对符合遗产价值和文化内涵,且产品附加值较高、市场前景较好的产业应重点扶植,从而增加遗产地居民提高收入的途径,缓解居民致富预期过度集中于旅游服务业对遗产造成的不利影响;通过制度建设确保旅游收益的合理分配,使遗产地居民获得更为合理的资源补偿和直接收益,从而使社区获得公平、可持续的经济发展。


结语

如今,重视社区可持续发展对遗产保护的积极作用已成为目前国内外遗产保护界的共识。“福建土楼”作为我国为数不多的仍完整保持了传统功能的世界文化遗产,在下一步的遗产保护工作中应特别关注遗产地传统社区的延续和发展,形成良性的动态保护模式,使其成为我国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的成功范例,全面展现传统 “家族聚居、自然和谐”居住理念的社区博物馆和遗产地居民安居乐业的理想家园。


本文来自“清源文化遗产”微信公众号(mobiheritage ),作者杜凡丁 徐世超。





相关阅读:

南靖县公安局全力打造平安土楼景区

客家土楼集中于福建漳州、南靖、龙岩、永定一带

《爸爸去哪儿》明星田亮夫妇在南靖云水谣拍广告

央视强势宣传永定土楼

来源:(土楼微信群管理员:feng-yecn),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 流泪

    0

  • 打酱油

    0

  • 开心

    1

  • 鼓掌

    0

  • 恐怖

    0

必填

选填

选填

◎已有 0 人评论,微信:feng-yecn

在线客服
土楼微信群
欢迎加入
微信土楼群
微信群管理员
feng-yecn